料敵第二

  武侯謂吳起曰:“今秦脅吾西,楚帶吾南,趙沖吾北,齊臨吾東,燕絕吾後,韓據吾前。六國兵四守,勢甚不便,憂此奈何?”起對曰:“夫安國家之道,先戒為寶。今君已戒,禍其遠矣。臣請論六國之俗:夫齊陳重而不堅,秦陳散而自鬥,楚陳整而不久,燕陳守而不走,三晉陳治而不用。”
  夫齊性剛,其國富,君臣驕奢而簡于細民,其政寬而祿不均,一陳兩心,前重後輕,故重而不堅。擊此之道,必三分之,獵其左右,脅而從之,其陳可壞。
  秦性強,其地險,其政嚴,其賞罰信,其人不讓,皆有鬥心,故散而自戰。擊此之道,必先示之以利而引去之,士貪于得而離其将,乘乖獵散,設伏投機,其将可取。
  楚性弱,其地廣,其政騷,其民疲,故整而不久。擊此之道,襲亂其屯,先奪其氣,輕進速退,弊而勞之,勿與戰争,其軍可敗。
  燕性悫,其民慎,好勇義,寡詐謀,故守而不走。擊此之道,觸而迫之,陵而遠之,馳而後之,則上疑而下懼,謹我車騎必避之路,其将可虜。
  三晉者,中國也,其性和,其政平,其民疲于戰,習于兵,輕其将,薄其祿,士無死志,故治而不用。擊此之道,阻陳而壓之,衆來則拒之,去則追之,以倦其師。此其勢也。
  “然則一軍之中必有虎贲之士,力輕扛鼎,足輕戎馬,搴旗取将,必有能者。若此之等,選而别之,愛而貴之,是謂軍命。其有工用五兵材力健疾,志在吞敵者,必加其爵列,可以決勝。厚其父母妻子,勸賞畏罰。此堅陣之士,可與持久。能審料此;或以擊倍。”武侯曰“善!”
  吳子曰:“凡料敵,有不蔔而與之戰者八:一曰疾風大寒,早興寤遷,刊木濟水,不憚艱難;二曰盛夏炎熱,晏興無間,行驅饑渴,務于取遠;三曰師既淹久,糧食無有,百姓怨怒,妖祥數起,上不能止;四曰軍資既渴,薪刍既寡,天多陰雨,欲掠無所;五曰徒衆不多,水地不利,人馬疾疫,四鄰不至;六曰道遠日暮,士衆勞懼,倦而未食,解甲而息;七曰将薄吏輕,士卒不固,三軍數驚,師徒無助;八曰陳而未定,舍而未畢,行孤涉險,半隐半出。諸如此者,擊之勿疑。有不占而避之者六:一曰土地廣大,人民富衆;二曰上愛萁下,惠施流布;三曰賞信刑察,發必得時,四曰陳功居列,任賢使能;五曰師徒之衆,兵甲之精;六曰四鄰之助,大國之援。凡此不如敵人,避之勿疑,所謂見可而進,知難而退也。”
  武侯問曰:“吾欲觀敵之外以知其内,察其進以知其止,以定勝負,可得聞乎?”起對曰:“敵人之來,蕩蕩無慮,旌旗煩亂,人馬數顧,一可擊十,必使無措。諸侯未會,君臣未和,溝壘未成,禁令未施,三軍匈匈,欲前不能,欲去不敢,以半擊倍,百戰不殆。”
  武侯問敵必可擊之道,起對曰:“用兵必須審敵虛實而趨其危。敵人遠來新至,行列未定,可擊;既食未設備;可擊;奔走,可擊;勤勞,可擊;未得地利,可擊;失時不從,可擊;旌旗亂動,可擊;涉長道,後行未息,可擊;涉水半渡,可擊;險道狹路,可擊;陳數移動,可擊;将離士卒,可擊;心怖,可擊。凡若此者,選銳沖之,分兵繼之,急擊勿疑。”


譯文:
  武侯對吳起說:“今秦國威脅着我西部,楚國圍繞着我南部,趙國面對着我北部,齊國緊逼着我東部,燕國阻絕着我的後面,韓國據守在我的前面,六國軍隊四面包圍着我們,形勢非常不利,我對此很憂慮,該怎麼辦呢?”
  吳起答:“保障國家安全的方法,先有戒備是最重要的。現在您已經有了戒備,離禍患就遠了。請允許我分析一下六國軍陣的情況,齊國陣勢龐大但不堅固,泰國陣勢分散但能各自為戰,楚國陣勢嚴整但不能持久,燕國陣勢長于防守但不善于機動,韓、趙陣勢整齊但不頂用。”
  “齊國人性情剛強,國家富足,君臣驕奢,忽視民衆利益,政令松馳而待遇不均,一陣之中人心不齊,兵力布署前重後輕,所以陣勢龐大但不堅固。打它的方法,必須把我軍區分為三部,各以一部側擊其左右兩翼,另以一部乘勢從正面進攻,它的陣勢就可以攻破了。泰人性情強悍,地形險要,政令嚴格,賞罰嚴明,士卒臨陣争先恐後,鬥志旺盛,所以能在分散的陣勢中各自為戰。打它的方法首先以利誘它,當其士卒因争利而脫離其将領掌握時,就來其混亂打擊其零散的部隊,并設置伏兵,飼機取勝,它的将領就可以擒獲。楚國人性情柔弱,領土廣大,政令紊亂,民力疲困,所以陣勢雖然嚴整但不能持久,打它的方法,要襲擾它的駐地,先挫折它的士氣,然後突然進擊,突然撤退,使其疲于應付,不要和它決戰,這樣就可打敗它的軍隊。燕國人性情誠實,行動謹慎,好男尚義,缺少詐諜,所以善于固守而不善于機動。打它的方法,是一接觸就壓迫它,打一下就撤走,并奔襲它的後方,這樣,就會使它上下疑懼,再将我車騎埋伏在敵人撤退必經的道路上,它的将領就可被我俘虜。韓趙是中原的國家“,其民性溫順,其政令平和,其民衆疲于殘禍,久經戰争,輕視其将帥,不滿其待遇,士無死忠,所以,陣勢雖然整齊但不中用,打它的方法,用堅強的陣勢迫近它,敵衆來攻就阻擊它,敵人退卻就追擊它,這樣來疲憊它的軍隊。這是六國的大概形勢。”
  “既然這樣,那麼我全軍之中,就必定有“虎贲”之士,其力氣之大可以輕易舉鼎,行動輕捷能夠追及戰馬。在戰鬥中,奪取敵旗,斬殺敵将,必須這樣有能力的人。這樣的人才,必須選拔出來,愛護并重用他們,他們就是軍隊的精華。凡有善于使用各種兵器、身強力壯、動作敏捷、志在殺敵的,一定要加官晉爵,這樣就可以用他們來決戰決肚。優待其父母妻子,用獎賞鼓勵他們,用懲罰警誡他們,使他們成為加強陣勢的骨幹,用以進行持久戰鬥。若能清楚地了解這些問題,就可以打敗成倍的敵人了。”
  武候說:“很好。”
  吳起說:“判斷敵情,不必占蔔就可與其交戰的,有八種情況。一是在大風嚴寒中,晝夜行軍,伐木渡河,不顧部隊艱難的。二是在盛夏炎熱,出發很遲,途中不休息,行軍急速,又饑又渴,隻顧趕往遠地的。三是出兵已久,糧食用盡,百姓怨怒,謠言屢起,将沖不能制止的。四是軍資耗盡,柴草不多,陰雨連綿,無處可掠奪的。五是兵力不多,水土不服,人馬多病,四鄰援軍未到的。六是路運日暮,部隊疲勞恐懼,困倦未食,解甲休息的。七是将吏無威信,軍心不穩定。三軍屢次驚慌,而又孤主無援的。八是部署未定,宿營未畢,翻山越險隻過了一半的。遇到這類情況,都應遲速進擊,不要遲妄乏。
  “不必占蔔而應避免和敵人作戰的情況有六種。一是土地廣大,人口衆多而且留足的。二是上愛其下,恩惠普及的。三是賞罰嚴明,行動及時的。四是論功叙位,任用賢能的。五是軍隊衆多,裝備精良的。六是有四鄰幫助,大國支援的。凡是這些條件都不如敵人時,就應避免和它作戰而不必遲疑,這就是所謂見可而進,知難而退。”
  武候問:“我想通過觀察敵人的外部表現來了解它的内部情況,從觀察敵人的行動來了解它的真實意圖,從而判定勝負,你可以[把這個要領]說給我聽聽嗎?”
  吳起答:“敵人來時行動散漫而無顧慮,旗幟紛亂不整,人馬東張西望,這樣以一擊十,就可使敵人驚慌失措。故人各路軍隊尚未會師,君臣意見不和,工事未完成,禁令未實施,三軍吵吵嚷嚷,想前進不能前進,想後退不能後退,在這種情況下以半擊倍,可以百戰不敗。”
  武侯問敵人在什麼情況下,我軍可以打擊它呢?
  吳起答:“用兵必須查明敵人的虛實而沖擊它的弱點。敵人遠來新到,部署未定,可打。剛吃完飯,還未戒備,可打慌亂奔走的,可打。疲勞的,可打沒有占據有利地形的,可打。天候季節對敵不利的,可打。部隊混亂的,可打。經長途行軍,其後隊尚未得到休息的,可打。涉水半渡的,可打。通過險道隘路的,可打。陣勢頻繁移動的,可打。将帥脫離部隊的,可打。軍心恐怖的,可打。凡是遇着上述情況,就應先派精銳的部隊沖向敵人,并繼續派遣兵力接應它,必須要迅速進擊,不可遲疑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

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隻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韓國賭場(zhongte28983.cn)版權所有